七项世界第一囊括六项,中国三人篮球已然天下无敌了吗?

发布时间:2019-09-03 18:42:41 来源:章鱼电竞-章鱼电竞官网-章鱼竞技点击:51

  网易体育12月11日报道:

  三人篮球,是一个与五人篮球大不相同的项目,无论从赛事组织、比赛特点还是球员选拔等方面来说,皆是如此。从三人篮球正式成为奥运项目,到中国篮球协会三人篮球部成立,再到中国三人篮球男女队双双在亚运会夺金……经过一年多的飞速发展,我国三人篮球在世界上到底处于什么位置?是否有资格出战东京奥运会?若有,届时三人篮球国手的选拔将依照什么规程?本文将为您揭秘。

  “让平凡伟大”与“篮球让生活更美好”

  总结过去一年我国三人篮球的发展,能发现不少亮眼之处,处于引领地位的无疑是三人篮球男队和女队在亚运会上的两枚金牌。尤其是男队,以纯草根阵容(陈功尚未打过职业联赛),逆袭了来自亚洲其他国家的职业球员,让人领略到了平凡人的伟大。

  就在最近,4名三人篮球男队成员和5名三人篮球女队成员,分别获得了由国家体育总局颁发的2018年度体育运动荣誉奖章和体育运动一级奖章,其待遇与五人制篮球运动员一般无二。

  “我们就在践行着‘让平凡伟大”的口号,我们不断在这方面努力。”中国篮协三人篮球部部长柴文胜说,“他们作为草根在拼搏,正好篮协提供了一个平台(指中国三人篮球擂台赛暨“我要上奥运”选拔赛),他们打出来了,通过这个项目实现了梦想。”

  在三人篮球的世界里,类似的事情无时无刻不在上演。

  现年22岁的郑毅是CUBA豪门华侨大学的绝对核心,曾被视为最有可能成为华大队史首名CBA球员的人,4年大学生涯,他能在40场比赛中场均砍下16.1分4.5篮板,前不久,刚刚率队夺得了世界大学生三对三篮球联赛的冠军,创造了中国大学生三人篮球的历史。如今世界排名第87位(本文排名数据均截至12月10日)、国内排名第1位的他是国家三人篮球U23集训队的成员,接受网易体育采访时,他正随队在塞尔维亚拉练。

  如今的郑毅,已经将篮球事业的重心从五人篮球转移到了三人篮球,心态的转换源于去年的世界大学生三对三篮球联赛的1/8决赛,那场比赛他们一度落后6分,“我连续命中逆转了比赛,正好是在我们学校主场,氛围也好,突然觉得三人篮球更适合我。”郑毅说。

  平心而论,三人篮球的影响力无法与五人篮球相提并论,但年轻的郑毅没有想太多,只是凭着一腔热血在做事,“长大以后可能要考虑这些,但从篮球的角度来说,最重要的是乐趣。”如今,他甚至有机会为中国征战奥运会,这在以前,是他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让平凡伟大”正是中国篮协在2018中国小篮球论坛暨中国小篮球联赛表彰大会上发布的口号,此外还有愿景、使命、价值观。其中,愿景——篮球让生活更美好——同样引起了不小的反响。

  前不久刚刚率队获得中国三对三篮球联赛男子公开组冠军的常州凯达队队长陈鼎告诉网易体育,最近1年多以来,最令他感触深刻的就是三对三篮球赛事的增多以及奖金额度的提高,这让他的“收入大概提高了1/3”。三人篮球的飞速发展,显然让一些从业者的荷包鼓了起来,他们和他们的家人得以活得更加从容舒适。

  柴文胜则倾向于从“全民健身”的角度解读这一愿景,“(三人篮球)让更多群众、青少年加入这个赛事中,他们通过比赛获得了快乐;他们在比赛中取得了一些数据,在官网上可以查到,有了获得感;他们收获了健康的身体,收获了朋友,他们自己励志的、克服困难的经历,对他们将来的生活会有很大帮助。”

  中国三人篮球已然天下无敌?

  中国三人篮球的发展红红火火,其水平又究竟如何呢?那就必须得横向与世界上的三人篮球强国进行比较。在得出结论之前,有必要对FIBA三人篮球的积分排名规则进行简单科普。

  该积分榜分为:个人、球队和协会三类。FIBA体系下的比赛共分为10级,一个球员参加的比赛级别越高、表现越好,他(她)能获得的积分就越多。在计分时选取该球员在记分周期内所出战过的9个最高级别赛事的最好成绩。换言之,如果你想在积分榜上获得更好的排名,就得多打比赛、多打大赛、尽量在比赛中走得更远。

  个人和球队排名不必赘言,而协会排名关系到中国三人篮球男女队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上的参赛资格,因此显得尤为重要。

  协会积分榜又分为:协会综合、男子、女子、U23男子、U23女子、U18男子、U18女子7个小项。除去“荣誉奖”性质的协会综合积分榜,其他几项的积分均为本国在相应个人积分榜前100名球员积分的和。令人惊喜的是,截至北京时间12月10日,除男子排名暂列第4外,中国三人篮球斩获了其他全部6个小项的第一!

  而东京奥运会三人篮球参赛资格产生办法是:男女各8个参赛名额,分三个阶段产生。截至2019年11月1日,协会积分排名男女各组前三名的国家(不能是同一个大洲)和东道主获得直接参加东京奥运会的资格(共计4个)。换言之,如果截止日期是今年12月9日,中国三人篮球男女篮均已获得直接参赛的资格,无需征战更加凶险的资格赛。

  柴文胜告诉网易体育,如果中国三人篮球提前锁定奥运会席位,他将计划为排名前100位的运动员打造专属夹克(或其他具有纪念意义的奖品)——就像篮协给五人篮球国手们颁发的荣誉外套那样,“他(她)们每个人都有功劳,都为中国三人篮球男女队跻身首次奥运会做了贡献。”

  难道中国已然成为世界第一三人篮球强国?其实并非如此,协会积分榜的全面压制能说明部分问题,却不能说明全部问题。

  从FIBA的积分规则不难看出,该规则对于那些三人篮球球员基数大且实力不算太差的国家是更有利的。比如我国的男子三人篮球,虽然个人排名最高的仅是郑毅的第87名,但是凭借量的优势,也能将整个男子排名抬到世界第4的位置。

  一言以蔽之:尖子不够尖。“名次上去了,但是水平还不够,跟欧美强队的差距仍然很大。”柴文胜说,他对我国的定位是——三人篮球水平不高的国家。

  三人篮球职业联赛

  如果“尖子不够尖”,国字号球队到了国际赛场上还是要吃亏,中国就只是三人篮球大国而非强国。

  现在绝大部分球员、球队都是半业余和纯业余状态,训练、后勤统统得不到保障,状态很难得到保障。在今年的全国三人篮球锦标赛上,大连中港教育就击败了以3名亚运冠军为班底的东莞麻涌队,“他们(指东莞麻涌队球员)在工作上时间上不太自由,确确实实是在上班,系统训练很难保证。”柴文胜说,“联赛是国家队的基础,联赛水平高了,国家队水平才能高。”

  如果三人篮球能像五人篮球那样拥有自己的职业联赛,情况就不一样了。

  明年,三人篮球部将会以在三人篮球全国锦标赛里脱颖而出的8支球队为基石,打造一台主客场制的精英巡回赛。“以后可能采取准入制度,先起个头,看看效果。这8个队之外,还有许多省市、许多投资人提出要办,到2020年可能超过十几个。”柴文胜说,这个精英巡回赛,或许能成为三人篮球职业联赛的雏形。

  不过,三人篮球职业联赛的筹划也面临许多困难,“目前这8只球队,有俱乐部的也不多,比如陕西,他们打得不错,但是俱乐部都没有,要引导他们成立,要有投资人,定点训练,年薪也要规范起来。”

  职业联赛谋的是长久,而短期集训,在联赛尚未成型的情况下,可以帮助精英球员提高状态,能起到不错的替代作用。

  与狼共舞

  过去一段时间,在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苟仲文的倡导下,“与狼共舞”成为了体育圈的热词,具体到三人篮球领域,就是要选拔优秀的三人篮球运动员组成国家集训队(并非正式的国家队),“走出去”和“请进来”。

  以由郑毅和江淮领衔的国家U23三人篮球集训队男队为例,结束了在国内的集训之后,他们目前在塞尔维亚进行为期1个月的集训,担任他们的陪练的正是世界排名第二的李曼队。在世界三人篮球头号强国,郑毅深切感受到了我国顶尖选手与世界先进水平的差距,“从身体条件来说,不是很吃亏,但是他们的技术和对三人篮球的理解比我们要好。”郑毅说,“跟他们交手进步很快。”

  除此之外,三人篮球部还组织了2018年三人篮球国家冬训营,这支队伍的成员是全国三人篮球锦标赛的男队前8名球队队员及特邀球员,他们同样拥有自塞尔维亚的世界顶尖水平的陪练。这也就是“请进来”,目的在于“节约经费,方便管理”,“花费很小,收获很大。”

  为了提高资源的利用率,他们还趁此机会在北京组织了一期三人篮球教练研讨班,“跟外国人切磋,听外国人讲一些细节。”柴文胜说,“以后还会结合大赛,组织那些有兴趣的、愿意投身三人篮球的教练,过来观摩研讨,他回去以后,就会把当地的三人篮球带动起来。”

  不管是“走出去”还是“请进来”,其目的都在于提高国内顶级球员的实力,让他们“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进而更好地提升中国三人篮球在国际大赛上的成绩,也与姚明为中国篮球“寻找长板”的理念不谋而合。

  不再野蛮生长

  过去一年,三人篮球部牵头举办了4个大型赛事:我要上奥运全国三人篮球擂台赛,中国三对三篮球联赛,全国三人篮球锦标赛,肯德基三人篮球赛。民间的办赛热情同样方兴未艾,3×3黄金联赛、篮战征途、Jump 10……甚至连综艺节目也盯上了这块蛋糕。

  赛事虽多,却没有统一的管理。柴文胜说,三人篮球部计划打造一个有中国特色的三人篮球竞赛体系,以“我要上奥运”暨中国三人篮球擂台赛为引领,“通过这个赛事,将其他社会性的赛事纳入到体系当中。”

  除了级别高,“我要上奥运”还是选拔三人篮球国家队的唯一平台(未来还会继续强化这一特性),因此前述的民间赛事都明确表态,希望能被纳入到该体系中来。如此一来,这些社会赛事既能为选拔国家队球员做贡献,反过来说,如果真有该赛事出身的球员入选国家队,赛事本身也能得到极好的宣传,两全其美。

  此外,三人篮球部还与中国大学生体育协会达成合作,为其打通上升通道,“他们的冠军可以参加‘我要上奥运’的大区赛,还有肯德基(三人篮球赛)的优秀队伍,也给了上升通道。”柴文胜说。

  民间的三对三赛事,要么尚未在FIBA注册,是在小打小闹、自娱自乐,它们的奖金或许不低,却无助于提高参赛者的积分排名;要么级别较低——所以参赛者得分不够多。

  因此,在2017年6月三人篮球正式成为奥运项目之前,尽管参与者甚众且群众基础良好,中国三人篮球运动的发展在世界上却一直是“起个大早,赶个晚集”的状态。2017年8月,中国男子三人篮球FIBA排名仅为35、女子则是18,经过一年多的“疯狂抢分”,两项排名终于升到了第4和第1。

  “要把它(民间赛事)管住。现在有点掌握不好情况,枝枝蔓蔓太多。”柴文胜说,“感觉民间还是有高手,但还没进入到体系中来,还在到处飘着。”

  为了更好地统筹三人篮球的发展,三人篮球部还计划建设一个分级管理体系,将赛事、球员、裁判员和教练员分别纳入进来。不过,三人篮球在国际上也是一项发展并不完善的运动,一些标准在FIBA也尚无定论,他们可以借鉴的经验不多,现阶段只能摸着石头过河。

  “如果能倚仗一个大的数字平台,分别从线上和线下进行申报,我们也就能很方便地了解民间到底有多少赛事,对地方和对我们都有很多帮助。” 柴文胜说。

  “中国三人篮球的发展目前还在打基础的阶段,体系、规章制度都没有完全建立好,三人篮球还没有篮球运动员技术等级标准,”柴文胜说,该等级标准类似于钢琴考级,其目的在于鼓励青少年参与,“内部已经讨论通过,还要报总局批准,希望明年标准能出来并实施。”

  除此之外,三人篮球的青训也在慢慢布局,“包括对赛制的改革,今后应该更往青少年延伸,吸收更多社会上的培训机构加入到对三人篮球运动员的专项培养当中。”柴文胜说。而目前,市面上的篮球训练营绝大多数都是直接针对五人篮球运动员,而如你所知,三人篮球和五人篮球在技术动作、对身体素质的要求等方面还是大不相同的。

  打进奥运4强?

  一个国家获得奥运会参赛资格之后,可绝不是随便指派4名球员参赛即可,根据规定:参赛的4名球员当中,必须有两名球员在本国球员的排名中进入前10,对另外两名球员的积分则不做过高要求。

  明年,三人篮球部计划效仿中国男篮分为红蓝两队的做法,分别组织两支中国三人篮球男女集训队,以此来扩大选材面,使更多球员得到国际大赛的历练。当然,球员的来源依旧是“我要上奥运”选拔赛。

  如果我国获得奥运参赛资格,就会从集训队中进一步优中选优,确定奥运代表队的最终人员。

  现在的柴文胜,已经不再是几年前刚到三人篮球办公室的“光杆司令”,那会儿,他两眼一抹黑,不知道从哪选拔球员,光盯着那些五人制篮球职业队的。现在,“随着赛事的铺开,感觉选材的面越来越大了。”他也不必再跟俱乐部要人,“更不会从国家队李楠那里抢人。”柴文胜笑着说。

  不过,“我要上奥运”并不排斥五人篮球职业运动员参加,“下赛季就专门给WCBA球员留了一站比赛。”

  在谈到三人篮球部明年的工作计划时,柴文胜指出,努力提高积分排名是重中之重,中国男子组目前虽然排名不错,却不能高枕无忧,美国、拉脱维亚等国还在紧追不舍,甚至一些诸如乌干达之类的小国也憋着一股劲想在奥运会露脸。女篮虽暂居第一,也不可掉以轻心。

  他提出三条举措。首先,人海战术,坚持现有的大型赛事,创办“全国三人篮球俱乐部精英赛”和“全国体育院校三人篮球联赛”,夺取基础积分;其次,多参加国际赛事,争取高级积分。比如:2019年亚洲杯、U23世界杯、6至8站国际挑战赛、3X3大师赛(中国2站)等等;再次,鼓励现有商业赛事提高赛事级别,“目前已动员篮战、JUMP10、新浪等商业赛事与FIBA比赛对接,希望能提高赛事级别。”

  中国男篮在世界大赛上的最好成绩是第8。三人篮球呢,它既有规则上的优势——东京奥运会最后1个参赛资格由近2届奥运会未参加过五人篮球正赛的国家获得,又有其运动属性的加成——三人篮球爆冷的可能性更高。所以,如果中国三人篮球男女队均获得奥运参赛资格的话,我们倒是可以期待两队杀进4强甚至夺牌。